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如果

在这样的日子,持续着一整天的心悸,阴郁的感觉被某种力量压抑着。
那力量并非不知名的黑手,却单纯是潜伏在生活中的某种存在。

最近不论是部落格的脸书都减少了发文的次数,无非是慢慢变得不习惯在键盘上述说有关自己的事情。不论是生活或心情都一样。
像是怕被窥看一般,想着把心封闭起来,尽管知道其实并没有人会在乎,或是说老是胡思乱想的自己,真的有些杞人忧天。

发文次数减少的另一个原因,与心境上的变化有关。偶尔的情绪不稳定,愕然发现自己其实是相当容易失控的人。
惟面对键盘,多的是白目的自己,去不见情绪失控的自己。
有些话根本说不出口,光是在心里回荡也让自己无奈,更甭说是说出口,写出来。

所谓的负面情绪,都来自于自身。就算是受到了外界因素影响,导致心越发沉重也一样,但选择压抑起来,皱起眉头的,仍旧是自己。
如果有话直说;如果口直心快;如果可以不顾一切地放纵世界,或许世界早就毁灭。
 当意识到自身思考模式越发阴暗阴郁,发文次数也一并跟着减少,只因甚至某些文字说出口写出来,不单无法让自己轻松,也会让别人也皱眉感到致郁。

如果我追求的只是松口气的感觉,那寻找抒发情绪的管道,未必是最好的方式。
即便是很少人看的部落格,要随意放出自身的黑暗也绝非易事。
但一味的压抑也拯救不了自己,所以我们都只能换其他的方式来一一尝试。
如果这样的结果是好的,就好了。

无数如果交织成一个疑问,而疑问没有解答。
答案或许还在等着被找到。




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呼吸的方式

一段时间没发问,你看到这个标题,可能还会想着我是不是加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开始要宣传正确的呼吸方式。可能还会教你一起来某个神秘的小房间,一起学习呼吸的技巧,然后签这个签那个,拉更多人进来一起学习呼吸技巧,同时赚点钱?

很可惜不是。

呼吸只是一个代词。 它更象征着活着这一回事。

到了现在,即便习惯了,那种无力感,绝望感,仍无法消失。

像是与生俱来的某种东西,烙印在身上一般。

我清楚知道自己的遭遇不算什么,我的际遇更像是无病呻吟。但我们仍旧需要一个出口,对吧?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们都知道美好的童话不存在。

我们都可以正义凛然地用这样的语调去告诉过去,仍相信美好的自己:这世上不存在美好。

然后不计一切地背叛自己。

是的。世上不存在真正的美好,正能量亦然。在社交网络上,大家会苦口婆心地对某些人说,将负面情绪收着就好,不要带到这里来渲染大家。

其实某些方面,我是赞同的。因为我也觉得其他人没必要去知道我的负面和黑暗,没必要去倾听我的发泄。

但我们不是神。我们都困在迷宫里面。我们都需要一个出口。

如果没有出口,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们丢弃心中的黑暗,我们又要如何展现你们所说的正面?


好多人都能自信地活着。

什么是自信?你们又为什么能够拥有这份自信?

像是成长过程发生了什么突变,缺少了某些拼图,我不理解那份自信该从何而来,又如何保存,加以利用?

这份自信随时都会伤害别人和自己。为什么所有人都能叫别人勇敢一点,不要怕?

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站在自身角度思考,然后觉得没有任何不对?

为什么就不能站在对方角度思考?

又为什么会有我这种人,明明没有做到这些事情,却装作自己好像是正义的,提出这些事情?


为什么我还在这里?这个世界应该早就崩坏。






我们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平静呼吸的方式。

在崩坏后。激动后。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一定不会和别人一起生活的吧?

那种厌恶感,不习惯和任何人一起微笑的感觉。无数次的瞬霎发现自己原来真的不爱任何人,原来很希望一个人。

就算内心知道自己是害怕孤独的,也还是希望变成一个人。





说了再多怕伤害别人都是借口。

只是怕被讨厌,怕被发现自己是黑暗的,怕被伤害罢了。

明明一直都是暗地里的加害者,却妄想能成为受人怜悯的受害者。



不知不觉这份呼吸节奏也被打乱了。




无法再分析下去,不知道怎么呼吸。


其实这个过程没什么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忙都在告诉我,这段期间是这样的。

我也知道只要我走过去了就没事了。

只是未来的我如果有机会,

实在不想以“哎呀年轻人,这段期间就是这样的啦”的方式来告诉他们这个时候是什么。

这个阶段的摸样,不是那两三句话就可以概括的。


你们缺少了什么,我也一样。



思考太多的东西只是自寻死亡,我知道。



但动手的是我自己还是他人?





这份呼吸仍旧会继续下去。









我们仅仅。

只是在寻找一个出口。

尽管这个转角后,



我们仍在迷宫。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我们不会忘记,终将消失的你》——迟来的招呼

去年,2016年,我人生脱轨的一年。各种迷惘被各种光与影放大,时至今日,这份迷惘仍未消失,仍旧巨大地如太阳影子般笼罩我的世界。

但也在2016年,我出了2本书。一个是曾经介绍过了的《听,我的天使在唱歌》,一个则是去年11月时出的第二本。

时隔那么久,我现在才想来说说些关于这部作品的事情。

或许我也只是想借此而寻找某种呼吸节奏吧。

魔豆原创,《我们不会忘记,终将消失的你》。


图片转自GEMPAK官网



书名:《我们不会忘记,终将消失的你》
作者:陈家旸(也就是阿肠我)
出版社:魔豆原创【是GEMPAK STARZ的】
语言:中文
内容:友情【呱】
出版日期:2016年
参考价格:RM20.00【东马一带应该是22块】



作者简介:

希望我的文字,能在未来的某个瞬间,成为开启你记忆之盒的一把钥匙。



封面及内页绘者简介:Kazeo Yuurin

应该是来自吉隆坡的绘画家?画技了得,这个封面肠很喜欢。希望未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分享Kazeo  Yuurin的面子书专页:Kazeo Yuurin


故事简介



方志升,一个生活在后山镇的平凡中三生。
某天夜里,他发现后山上出现了神秘的白色光点。这之后,他更在山顶碰见了神秘女孩,陈筱良。
志升与筱良成为了朋友,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志升发现筱良身上似乎隐藏着诸多的秘密……





本书去年11月出版,我却是现在才来分享这本书。迟了半年之久。

要说完稿日,甚至也早过了一年了。

《我们》这部小说很简单,但过程挺复杂的。这部故事最初的雏形诞生于2014年,那时为参加比赛而写了《我们》的雏形《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后来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到了2016年1月,我才正式将这短篇拉长,写成长篇。

2016年一月,那时是刚离开中学,离开学校的保护,一种对周遭任何事物都感到些许恐惧的时候。

那时候陪着我的就是《我们》的创作。



因为不必上学,所以历经一个月,《我们》的初稿就完成了。在那时候破了我自己的记录(只是自己啦)

后来修改后交稿,断断续续,陆陆续续改了一些,浮浮沉沉地等待,到了后半年,《我们不会忘记,终将消失的你》这名字定案,封面很快也看到了。



《我们》这故事其实真的很简单。并不复杂。

我在面子书上分享书讯时说过,完成《我们》更像是完成某种圆缺。

那是因为创作《我们》的短篇时,觉得角色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而且遗憾很大。

让他们的故事更丰富,更圆满,给笔下角色一个交代,其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贯穿《我们》 这故事的角色无疑是主角之一的筱良。筱良的身世最初仅仅是初稿中的两三行字。在本作中加以描述,成了一个较为真实而深刻的灰暗记忆。

如果这个角色应该是治愈系的角色吧。其实她应该是很阳光的人。如果可以,筱良应该是那种上课偶尔会打瞌睡,常常哼歌的人;放学后会和好闺蜜一起去找个地方溜达,考试前夕可能会戴着耳机听着合适的歌曲,开始读起书什么的……

然而不是。筱良的人生在种种类似命运之笔的安排下,不是这样的。


筱良这个角色的一生像是个 悲剧。其实筱良这样的家庭我自己也无法去想象。那个家里找不到爱。完完全全的黑暗绝望。

真的很讽刺。筱良这一生最大的爱与幸福,是死后才开始的。


这个故事,不知道让大家印象最深的角色是什么?最深刻的剧情又是什么?

因为这并不是一个负责的故事,但说不定有人能从其中收获些什么。

说实话,有时候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和读者所能收获的,不尽相同。但这个过程才是阅读最有趣的,不是吗?


有人曾和我说,书名很直接。光看书名就几乎可以猜测到一些剧情。

无妨。也罢。并不影响,不是吗?

有些东西,真正阅读与见识了才能知道,不是吗?



《我们》这个故事,或许是遗憾的。

但却是幸福的。

我如此希望。如此坚信。





迟来了半年,请多多指教。



希望我还有下次写这种宣传文的机会。





我们下次见。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是不是

一直以来的人生,经历过的任何事情,在别人眼里一定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无论多么艰难,无论多么痛苦,在别人眼里,甚至是多年后,我自己看来,这时候的自己也因为某些小事而别扭而显得好笑。

但那又是多遥远以后的事情。

我给这么一个·例子。你玩过神奇宝贝游戏吗?

在初始城镇后第一个道路,你能遇到的宝可梦都是鲜少超过10级,等级不高的精灵。

而你在冠军之路遇到的,分分钟都是从40级以上起跳的精灵。

这两种过程,是完完全全不同,无法相提并论的。

然而,现实中的我们不了解。不只是别人,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甚至最严重。


我给的这个例子可能不正确。

我想说的,并不是单纯的这种情况。

最主要,是自我,对现在的决定,过程,你一直冒出来的“真的可以吗?”的疑问。

面对未来,若还存在,可能会嘲笑现在的自己的,那个未来的我。

你又会抱持什么表情看着我?


谁都不知道,什么决定才是好的。

我根本不可能知道。对不起,我也无法相信什么“自己选的路自己走” “走过无悔”“相信走下去”

对不起,我无法告诉自己去那么地相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人生,无法保持积极和乐观,无法去面对他人。

如果社会是一个圈,那我就是在边缘的那个人。

是不是某一天,我可以如我期望地从这个世上的某处消失不见?


我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真的19岁了。要20岁了。已经开始体验工作了。

原来我真的站在社会里了。

我一直都坚信,过去的自己比同年龄的人们来得成熟许多。

但现如今才惊愕地发现,我从以前开始就是比别人还要幼稚的小鬼。


是不是我现在的所有感受, 体验,都是大家曾经历过的?

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过这么一段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会怎样?

是不是每天都觉得活着呼吸就是一个痛苦,是不是每天都期望自己可以突然死掉?

是不是这就是所谓成长的过程?是不是这就是青春?

是不是我走过了,就可以活得好一点,少一点痛苦?

这个阶段非过不可吗?无论如何都不能避免吗?


“我的未来到底会怎样?”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个疑问?是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有人可以告诉自己答案?

 那个未来到底是什么形式的?到底会怎样?

未来的我,会嘲笑现在的我吗?

还是,未来的我,甚至,也想对现在的我说对不起呢?

就如现在的我想对小时候,过去的自己,说无数的对不起。


不知道你们看过吗?

前些日子,网上流传了中国歌手张杰在节目《歌手》 第一季第八期中的演唱《你就不要想起我》。

我本身是没有看这个节目的,之前来实习前,也是偶尔在房间里看过张杰演唱的视频罢了。当时有被触动,却感触不多。

现如今,今天在住宿的地方听到有人放来听,我刚才也找了。

然后,越听越想哭。

我戴着耳机听着这首歌,写着这个博文。

到了高潮的部分,听着写着的我强忍着泪水。

我并不了解中国节目,很少看,也不太认识张杰,这首歌也是第一次听。但我却听到了很多很多可能性的东西。

看似情歌,在张杰唱来,是不是有更多含义?因为找这首歌时同时发生张杰貌似遇上了一些麻烦。

是不是我们都会无意识地把压力藏在这种可以发泄出来的地方?


如果每个人都会有烦恼,那我们是否能以自身烦恼的标准衡量别人的烦恼?

曾经的自己。我能说。如果,我能碰到小时候的,小学时,乃至中学时的自己。

我想跪在他的面前,哭着,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或许。或许。或许。

未来的我,还会继续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能我不该在这里宣泄,或是说,寻找出口。

但我无处可去了。

这是我最后的堡垒。

是不是,我该学着好好成长?

是不是,该把自己变成自己不喜欢的人,会活得开心一些?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哭过,就没事了?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狭隘

时隔已久的2017年第一帖。

在学院里的课程结束了,为期3个月的实习即将开始。

不安感日渐增加。



 19岁了,却从未有这种真实感,仍不觉得自己能够继续前行。

诸如成千上万的借口在心里横跨,却无法将其说出口。只因都是借口。



或许有许多后悔。

或许没有。

或许我并不知道。



总是好奇人们为何能够下定决心。

什么是“肯定”?

为什么我们能够认为“某样东西”是自己“想要”的?

如何控制那份欲望,直视它、了解它、操控它?

怕是我什么都不理解。


混沌的人生早在某个时段脱轨。

如果人生是一条笔直的火车轨道,如常伫立在沙漠深处,每日等待火车经过;

那我怕是早已脱轨至另一端的深海里,

在永不见天日的浑浊中沉沦至终渊。



 太过重视自己的人生,也太过轻视自己的人生。

无法下定的重要的决心;只敢在无所谓的小事上耍计较。

在无数次的真笑与假笑中来回,

却无法无视最可恨还是自己的那张无比巨大的镜子。


镜子中的人是我自己。




越是成长,却越是无法前进。

太早拾获成长碎片的小孩,

获得的不是成熟,

只不过是若干年后才会显现出来的,无穷无尽的幼稚。



根本无法审阅自己的错误,瞪大双眼也看不清那定点碎光究竟消散在哪个方向。

会觉得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

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安好的。

无数次的如此安慰自己,

无数次的后悔后却发现过去的一切真的无所谓,

进而继续沉沦下去。



有些人有天赋,有些人有天份;

有些人很努力,有些人很坚持;

有些人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做。

有些人,有个人。


心中无比烦躁,

却深知最终自己仍会妥协,一如与身俱来的视线。

不去要求,妄想是某种温柔和分担,

其实内心却无法清楚,

不过是看不清方向,无法展翅的小鸟在枝头上看着狭隘却长远的天空。




飞不到的。

我是不可能飞到那里的。



时间的流逝,

某天某时某刻,突然讶异地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任何光与白都不剩了,

只剩漫长而穷尽一生也得相互陪伴的黑暗。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成为了过去自己所期望的那种怪物。

空虚而忧愁,中二而虚假。

一切都不过是言语中的谎言。



说几句话就会没事,一如既往如此坚信。真的。

所以也不过如此。



时间到了,不愿意也得前进,一直都是如此。

也不管对错,既然无所追求,走在哪里都是一样。

既然没有目标,相遇分开又有何妨。



终点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一直都是如此。


这是条漫长而狭隘的道路。







穷尽一生也不可能走完的道路。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回眸

2016年终于要结束了。

老实说,中学毕业后我就极其不安,对自己,对身边,对未来。

巨大的恐惧在潜伏,围绕在视线前方的是深不见底的不安。

 一年下来,这感觉不曾走远。每天都是不安。


说点总结吧。虽然没什么好说的。

年头1月,完成了在11月出版的老二《我们不会忘记,终将消失的你》。待之后我再介绍老二。

二月去学车,还莫名其妙地去报名了烹饪班。人生也在那时候开始出轨,或是说开始朝着因为不明确而不安的未来前去。

4月的时候写了一部灰暗系故事,暂无下文。之后就糊里糊涂地跑去了烹饪学院上课。

一开始肯定是迷惘的,陌生的环境和人事物,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习惯的总总事情。


5月,墨咖重开,我着手设计杀手游戏,算是很难得的一个经历。

然后接着糊里糊涂的生活,学习,迷惘。

7月,终于开始写新小说。这回写的是今天在墨咖正式连载完毕的悬疑系小说《茉莉雨》。

后来忘了是哪个月。开始修改老二,然后交稿。

书展时也去了一趟,买了不少书。


11月学院放假,宅在家里写小说,终于写完了茉莉雨。之后设计游戏设定,试做考试料理。

也在这个月,你悄来了一个信息,我们再次联系。

12月头参加比赛模式的考试,然后就开始了墨咖12月游戏。

前些天游戏结束,迷迷糊糊 地,发现又到了31号。


原来我的一年就这么过去了。一眨眼的,迷迷茫茫的。

回眸遥望,这一年是否存在着让我悸动,渴望片刻永恒的瞬间?

有没有那么一霎那,让我感谢自己来到了这个世上?


……


或许有,或许没有。我不知道。

这一年来,我近乎确定了内心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而之后又到底会再去发现些什么真实的想法呢?


明年,或许我才会有自己已经不是学生了的真实感。

恐惧仍是广大着。

我相信我需要的不是安慰和陪伴。可能我什么都不需要。

可能我只是需要经过这段时间。


可能我至少迫切地想要找到某种重要的答案。

又可能我只是在等在某个瞬间。


可能,没有可能。



回眸,看着过去的自己。

过去的过去,很小的自己。

想对你说,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看我把我们,搞成了什么样子?



对不起。


对不起。


未来,我一定还会继续和你说对不起。


但,无所谓了。




对吧。



我们,明年见。



祝每一个你幸福。





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有你和没你的世界

和你重逢已经一个多月了。

那时候的我早已做好了准备,认定此生再没有与你重逢相遇的机会。

或是说我非常享受那种恋爱悲剧主角的气氛,

单方面地认为没有机会再见也好,就这么保留单纯的心和灰暗的思念,

就此直达某个遥远或不远的未来。

但那时候你悄来了一个信息,

我们仍是重复了。


嘿,现在是2016年。我知道的。

不是蔡智恒的小说里的年代,那时候根本没有智能手机,能办手机的人也不多;

那时候,互联网上的联系可能也是MSM或BBS之类的,都是我不曾用过的东西。

那个年代那个时候,要找到一个人,可能透过电话,可能透过电邮,可能直接见面。

比现在的“相见”来得麻烦,却来得珍贵。


然而一直看这些书,让我也有置身于一个难以和外界联系的错觉之中。

于是中学,彼此疏远之后,

我开始觉得或许很难再联系了。

当你突然转校离开后,

我在心里认定此生没有重逢的机会。

那时候给你悄去一封信,却也是因为不想就此断开联系。

这样的我,黑暗的我,仍希望对你而言,我能有一点点的特别。


过了那么久,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何要转校,为什么会离开。

而你也从没提起,我擦边球地提起这些事也罢,我们最终也聊不到那个结果。


你悄来的信息,透过微信的联系,我和你宛如《不换》中的男女主角般重逢。

尽管我知道不是的。

那段期间,我意外地很平静。起伏澎湃的心情是之后才涌上来的。

那是终于意识到,你还在,的感觉。


听到你的声音,在心中感叹自己真的很久没听见你的声音了。

多久没好好交谈了?尽管和各种小说漫画故事里的时间差相比,我们淡开的联系其实很短暂。

但还是觉得好久好久了。

和你的交谈顺其自然地展开,偶尔彼此才插上几句很久没联系了之类的话。


惟我难以直截了当地问你,当初为何离开?

而你也不会直接地回复我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我至今也问不出口:

为什么你会选择重新和我联系?

据我所知,你似乎没有和过去的同学们联系。虽然可能有,只是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很多很多。

我想我的疑问一定没有什么特别的答案。

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但我相信有着类似好朋友的羁绊。

你之所以会找到我,一定不是因为爱情的情感。

或许,那可能是一种想要找个朋友聊聊的感觉?


我不知道你会去到哪里。但你一定会去到很远的地方。很远,很遥远。

我不可能和你并肩同行。但我或许有可以帮到你的地方。

听你说些心事,给点建议之类的。如果我能。




如果我能。如果你愿意。如果我还在。




过去有你的世界,璀璨。

没有你的世界,却一如既往。没有天崩,没有地裂。

再次有你的世界,却深知彼此都站在彼此的世界的边际。

不会特别交织,不会特别深入,却会有偶尔的陪伴。

我想这就足够了。


这是我此生最美的期盼。





如果可以选择改变生命的记忆,

那么,有你的这一段,

不换。


————蔡智恒《不换》





 

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莞尔

发现好一段时间没写部落格了,

空白的月份里,记忆被消散在哪个空间里,

怕是我也不知道。


一晃神来到了11月,不得不说时间流逝的比中学时期还快。

原来一眨眼又要到新的一年了。


这一年莫名其妙地来到了烹饪学院,学了料理。

但对未来的轮廓仍旧迷惘,

无法将其刻画出一个确实的印记。


但还是没能了解什么,

一如既往地经历快乐和悲伤,

厌恶自己存在的时刻也无数次地敲击仅存的心灵。


所谓后悔就是不断悔恨自己的所作所为,

悔恨自己的存在。

惟人类会无数次地经历后悔,

只因我们从来都不曾从教训中学会一丝的成长。


像是电影快闪漫画分镜 ,

要去理解拆解才能了解的无数画面浮现,

而我仍旧没能前进。


早已不去理会的记忆,

泛黄得堆积了一层尘埃。

曾认定此生将不再有所交集的你,

却突然出现在好友请求中。


当然这肯定也不会有其他的意义吧。

因为你不会那么想。

因为我不能那么想。



那一瞬间,

确认是你的容颜的那一霎,

我莞尔了。


如此平淡。

笑了笑。





仅仅如此。





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对不起,谢谢你

无数个画面。

气味的刺激、视觉的冲击、悲痛的呻吟。

 每每看见它,

我都觉得自己是一只怪物。

如果能选择,

来生我一定不要为人。

若为人,

也一定要成为一只没有心的怪物。


从今往后的未来人生中,

或许我不会自杀,

或许我还会活下去。


但我肯定不会再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了。

再也不可能了。


或许我还会微笑。

或许我还会哭泣。

或许我还会生气。

或许我也还会接着写小说。

或许我身上的七情六欲都还存在。

或许我还像是电影故事中述说的,

仍有人心与人性的人类。


但不是时时刻刻。


我已经绝对不可能 再让自己堂堂正正地抬头活着了。


曾有网友对我说,

如果现在是最黑暗的一刻,

那下一刻应该是阳光的一面。

回想起这句话,

我却差点泪流满面,

再也坚持不住。



对不起。

不可能了的。



什么都不剩了。

活着的意义,证明,画面,烙印。

什么都不剩了,也不需要了。


早已无关需要或被需要,

而是存在本身早已模糊。



 就在那么几天前,

在你的帖子里,

我还说过自己也期望被救赎或自我救赎。


写着那段话时我是笑着的。

原来我在自嘲。


对不起那其实不是我的真实想法。

其实我根本不曾那么想过。


与你们的相遇是幸运的,是幸福的,

而那些回忆也不会是虚假的。


我也会继续与你们同行。




惟我不可能再让自己的生命和人生与他人交织。




对不起,谢谢你。谢谢你们。





2016年8月20日星期六

道别

在不少故事中,都看过那么一段经历。

男主或是女主。多数是女主。

他们是在情感中受过伤的人。

因为受伤,因为伤痛,因为阴影,所以害怕。


所以不敢再爱,也不去接受别人的爱。




问题来了。

我所经历的不是爱情,不是亲情,不是友情。

我无法将其定义,只知道这情感是货真价实存在着的。



诚如我在上面所说的,

受过伤的人,

不去爱人,

而在各种故事中,他们最终都会被另一伴给拯救。



那么。


伤害他们的人呢?

那个人伤害了某人,让那人不再敢去爱和被爱。



那这个加害者自己本身呢?


他还会再爱人吗?


他还会愿意被爱吗?





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




当人们疲倦到了某种程度,痛苦到了某种地步,崩溃到某种边境——



那时候,我们便不再期待所谓的爱。




不会去爱人,也不希望自己被爱。




我真的清楚知道,真的。

我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人。


我所说的,想的,往往都难以贯彻到底。


而只有这一次,我想坚持下去。




掏空自己的所有,扼杀自己的所有。


不再爱人和被爱,一定会更幸福。




这是与你的道别。


我知道自己不曾被爱,也不该被爱。这是我单方面的道别。



我会记得自己如此鲜明地爱过你,而过了多年,你也仍是我记忆中最重要的一个画面。



你完整了我生命中的某种圆缺。



只是我自己粉碎了这个生命的存在。




从今以后,就算我能再次与你相遇,


我也只会回以一笑,笑谈几句,


唯独不会再去尝试走进你心里。




有家人已经很足够很足够了。


所以这之后,

自己走下去便是。


 我相信这份愿望一定会实现,不会有任何阻碍。



你会幸福的。